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暖才文学网 >> 劫生者 >> 第279章 空

“呃!”不仅那女傀,那无数的鬼影皆是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方承影得意道:“净天神咒,只要被开启,便不会为外力打破,你能奈我何!”

他忘我地欣赏着阮芝兰渐渐透明的身影,仰天大笑了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一直护卫在他左右的安云突然出手了,他袖中什么机关突然一弹,三根如同刺一样的东西便如同一道闪电朝方承影疾驰而去。

“小心!”方心终于回过神,几乎本能地挡了上去。她一声闷哼,那三根刺悉数钉入了她的后背,而下一刻她的身体如同融化了一般,浑身冒出一股黑血。

“衰榖,衰榖……”

白秀将目光放在人群中努力搜寻着,但见方心身影,自是欣喜不已,但紧接着,好似整个世界都坠落了下来,他脑中一片空白,走了两步几乎跌倒在地,好不容易才支撑起身体,踉跄着走了过去,小心将她抱在了怀中。

方瑾几人不忍去看,转身去擒安云却见他早就不见了身影。

方心竭尽全力仰起头看着白秀,露出一丝微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白秀的泪水瞬间滚落了下来,他嘶哑着声音道:“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快一点……”

因为剧烈的疼痛,方心的脸早已狰狞扭曲,她的目光却仍是澄澈,待咳出一口黑血,她终于喘息:“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白秀,原谅我好不好,他……他是我父亲,妈妈临走之前,叮嘱过我……嗬,要好好照顾他……”

但见她残破不堪的身体,白秀只觉心如刀绞,因为他的缘故,卫葳才死于衰榖,这本是他的罪孽,可老天却是如此残忍,竟报应到了他心爱之人身上。

方心身上突然泛起一道金光,方承影神色一变,想将那将那两道符咒扑灭,却是近不了分毫。

阮芝兰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本因为痛苦扭曲的容颜,显得越发狰狞:“报应啊,报应啊!因为你的心狠手辣,这孽种也要魂飞魄散了,更过瘾的是,她的身体尚未死去,便要时时刻刻承受蚀骨之痛,哈哈哈!”

她一阵狂笑,紧接着身形便如同砂砾,被风一吹,竟消散了开来。挣扎许久,她终究仍是被净化了。

“嗬嗬……”方心剧烈地咳嗽起来,手突然抓住了白秀,将他的手放在戮心鸳鸯幡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几乎是恳求道,“……对不起……对不起……”

白秀颤抖着接过,但见她不舍却解脱的目光,他将它紧紧握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利刃透体而入的微响如同惊雷在他耳边炸响,和它一起的是方心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如果有下辈子该多好啊……我们一起活到九十九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方心的手终究无力地垂下,白秀感觉自己那颗心也跟着一起死了,但胸膛一股力量,却是如此灼热,它横冲直撞,从他灵脉中,疯狂涌动着。

“天啊,这、这是释灵解魄……快逃啊!”

一声惊叫让无数人变了脸色,也不知是谁起了头,所有人疯狂朝外涌去,然而已经晚了,一道白光从白秀眉心亮起,瞬间将整个山谷吞没了。

三日后。

“就是他吗?”

“对,太可怕了,当场一两百号人,除了几个灵力深厚的全都死了……”

“魔鬼……”

白秀将头埋入了臂弯,外面的议论声终于小了下去,他发现自己又一次活了下来,多么的可笑,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白白丢了性命。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突然出现在门口,白秀微微抬头,见白澈轻手轻脚地推开门钻了进来。

他焦急万分地朝白秀招了招手:“快走,他们要举行公审大会处死你,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白秀没有动,只将如同止水的目光投了过去:“你根本就不是我二哥……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附在他身上?”

“白澈”脸上的急切变戏法似地不见了。

他顺手把门合上,笑了笑:“我就知道,既然我在劫生天救了你,你肯定会发现我的存在,不过对于这些问题,我想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答案。”

白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我希望你自己告诉我。”

“抱歉,二十年前发生了一些事,当时情况非常危急,我只能出此下策。”

白秀低下了头:“让我去听魂之地的是你,在阿心身上布下迷梏的是你,前后假扮方悬翦的是你,有人对我不利警告他的是你……

我释灵解魄之后本应该魂飞魄散,也是你救了我。”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如果没有你们,我也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不管你们做了什么,我都没有资格去指责你们,可你不应该救我。

死了多好,死了就能脱离这些虚无的谎言,死了就能一辈子陪着阿心……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不能死。”

“那你告诉我,我到底为什么而活在这个世界上?”

“以后你就知道了。”

“以后……又是以后,我这二十多年都过得稀里糊涂,哪来什么以后?”白秀一时失笑,“算了,我根本就不该问这个问题,毕竟有些答案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死志渐生,“白澈”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你原谅我,明知道你会拆穿我的身份也要过来,不过是想跟你说声抱歉。

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能以白殊这个身份跟你告别,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白秀一怔,像是想起什么,喃喃道:“施展释灵解魄,没有人能活下来,我之所以是那个例外,不过是有人替我付出了代价。”

“白澈”笑道:“我才是那个该死的人,苟延残喘至今,是因为当年我请鬼王司命卜了一卦,看到了你的劫数……而现在我是时候离开了。”

白秀低声道:“所以我又害死了一个人。”

“可惜我没能救得了那个女孩,她和你的情况不一样,身亡的那一瞬间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白秀茫然地听他说着,好似这人生只是黄粱一梦,分外的不真切。

“我该走了,你也快离开吧,外面暂时不会有人。”

“白澈”转过身,缓缓朝外面走去,“如果有机会,替我看看你白幽姑姑,我欠他们母子太多,也替我向你白曈姑姑道个歉,我不该骗她说我只是白殊的朋友。”

那个身影渐渐变得模糊,白秀知道,他父亲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呆坐许久,突然也跟了上去——他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还有一件事他必须去做。

外面果然没什么人,他出了里镇,径直朝仙游涧走去。

此时已经入冬,小路两边的的草木亦已凋零,在阴沉沉的冬日里流露出几分萧瑟。

一阵寒风呼啸着穿过狭窄的山谷,发出一阵叮叮咚咚悦耳的清响。

白秀走着走着,眼泪便淌了下来,他想起他和方心曾经从这儿走过,当时的他对未来充满了忐忑,其中却也夹杂了几分希望。

可是现在呢,他失去了方心,失去了郑如意,连他父亲也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老天就像和他开了个玩笑,在给予他各种感情的同时,也让他注定失去这一切。

他跌跌撞撞地穿过了仙游涧,前面便再也没有路。

他用指甲将自己手腕划了开来,淡淡的血液便缓缓落入了那宿灵河中。

他浑然忘了疼痛,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一句话:“在下有一事相问,还请鬼王司命现身一见。”

直到他念到第九遍,那河水轻轻一翻,露出一条青石板路,白秀什么也没有想,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朝那鬼城走去,泛着金光的血色在他脚下一路蜿蜒,比两岸的照山花还有诡异几分。

再见他时,钟鸣吓了一跳,刚想要问上几句,钟喑暗暗摇了摇头,示意他将白秀带进了鬼王府。

鬼王司命仍是一身青衫背对着白秀站着,见他来,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你来了。”

“我来了。”

白秀直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阁下曾经许诺可以回答我任何一个问题,我现在想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那些枉死的魂魄重归世间?”

“你想救那个女孩?”

“……我不奢望她能回到我身边,只恳求你能让她去黄泉碧落,从新投胎转世。”

“柴火烧成了灰烬,灰烬还可以变回柴火吗?”鬼王司命低低一笑,“人死魂灭的一瞬间就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化作天地的一部分了……世上哪有什么起死回生。”

“不行么……”白秀怔怔地想道,果然这只是他的痴心妄想,他颓然转身,踉踉跄跄地朝外走去。

“年轻人,死之可惧、生之不易,世人皆知,你还是好好珍惜自己可怜的性命吧。”鬼王司命说罢,长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执念不辍,他日必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白秀默默念着,一口鲜血突然涌了上来,他只觉天旋地转,蹒跚着往回走去。

“呜呜呜——”

仙游涧又近在眼前,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谁在那里哭泣,谁又在弹唱着那首送葬的悲曲?是我,是我,它说道。

白秀茫然走着,忽见前面站了一人,盯着对方看了好久,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是白桡。

他的眼睛血红,好似才哭过一场,见白秀过来,一掐法诀,一掌便欺了过来。

白秀浑然忘了躲避,白秀只觉得心口仍是痛的厉害,一时之间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你害死了阿心!你害死了阿心!”白桡疯了似地扑了过来,连运灵都忘了,只拳打脚踢和他扭打成一团。

见他浑浑噩噩丝毫没有反抗,白桡怒不可遏,忽地从腰间抽出他的短刀,高高举了起来,他犹如恶鬼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白秀:“你若真觉得对不起她,那就给她偿命吧!”

白秀怜悯地看着他,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再见了,世界。

然而一个人影突然冲了过来,拼了命地抱住白桡:“桡儿,快住手,他伤势不轻,你这样胡来,是想要他的命吗?”

“妈,你怎么来了?”白桡回过神,怒不可遏地看着她,“他把阿心从我身边抢走,然后害死了她,你还为他说话?”

他一把推开白幽,冷笑着挥了挥手中刀:“反正他也不想活了,我就成全他好了。”

白幽仍是不让一步,她看了看白秀,又抬起头看着白桡,挣扎了几个来回,终于撇过了头,哽咽道:“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你们不能手足相残!”

“什么?”别说白桡,连白秀也不由愣了愣。

白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但还是将那个隐藏了二十来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当年他和谢清苑分道扬镳,我们就在一起了,后来有了你,只是他突然失踪,我不能未婚生下你,这才、这才嫁给了白栋……这把刀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这怎么可能!”白桡猛地扔下短刀,转身就朝鸿蒙里镇飞奔而去。

“桡儿!”白幽连忙将短刀捡起,对白秀道,“你快走吧,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了你的下落,马上就会追过来……别逞一时意气,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她说完跌跌撞撞地朝白桡离开的方向追去。

白秀挣扎着站起身,回头一看,鸿蒙里镇影影幢幢,六宗的人果然朝这边过来了。

他又转头看了看远方,宿灵河依旧孜孜不倦地在风雨中静静地流淌着,他突然一笑:“逃又能逃到哪里去……世界虽大,却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他将脸上的淤泥擦去,缓步迎着那人群坚定而有力地走去,他不仅害死了方心、害死了卫葳,还害死了其他家族、门派上百号人,早就罪孽缠身。

而现在,是时候去赎罪了。

喜欢劫生者请大家收藏:(www.ncwx.net)劫生者暖才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劫生者最新章节 - 劫生者全文阅读 - 劫生者txt下载 - HE观山的全部小说 - 劫生者 暖才文学网

猜你喜欢: 众神世界霸天武魂战天诡秘之主灵剑尊天域苍穹九阳剑圣龙傲战神择天记龙血战神修罗战神永恒剑主巫师世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巫界术士神墓绝代神主元尊帝霸纨绔邪皇剑道独尊武炼巅峰帝临鸿蒙龙血武帝魔皇大管家逆天邪神
完本推荐: 龙珠之最强神话全文阅读都市大仙君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网游之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全文阅读越战的血全文阅读花香满园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俏汉宠农妻:这个娘子好辣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殖装全文阅读远征欧洲全文阅读大官人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纵横超神踏诸天南宋风烟路我的冰山女总裁诡三国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太古狂魔我真不是仙二代韩娱之透视未来九天农家娇女有点泉步天为凰重回一九九四从1983开始临渊行娱乐帝国系统大明钉子户农家科举之路摄政大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人间神之录元素萨满在都市绿茵天骄总裁的天价穷妻非常女上司咸鱼翻身之娘子威武这个地球有点凶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小满足大幸福大数据修仙

劫生者最新章节手机版 - 劫生者全文阅读手机版 - 劫生者txt下载手机版 - HE观山的全部小说 - 劫生者 暖才文学网移动版 - 暖才文学网手机站